图片 4

朱元璋处理大明朝贪官的手段,明朝空印案发生的起因是什么

中国历史帝王顺序表

朱元璋当了皇帝以后,时常回忆起以前受到贪官污吏的欺压迫害,百姓不堪其扰,以至于激起民变,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的事。于是他处处留心,就怕他的官员不好,官逼民反。因此他查办贪官污吏的手段格外严厉,甚至不惜活剥人皮以示惩戒。

朱元璋杀贪官也有一个标准,凡是贪污60贯钱的,就可以定位杀头的死罪。60贯钱在当时并不是一个太大的数目,折合成银子也就十几辆两。历代的帝王很少为了这么一点钱而诛杀大臣。但是朱元璋一向主张严刑峻法,用非常残酷的手段去惩罚贪污的官员,以警戒其他在职的官员。那时,衙门左侧都建一座小土地庙,地方上发现了贪官,就在土地庙前把犯罪官员处死,再把皮剥下来,然后用干草塞入皮中,制成人型,摆放在公堂的一侧,以警告下一任的官员。有的官员在公堂上办公,身后就有好几任官员的干尸。这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啊?所以当时一度没有人出来做官,不过朱元璋的态度也强硬得很,才不担心没有人做官,看谁顺眼了,让你做官你就得做,想不做都不行,如果躲起来,就追到你家去杀你,非逼出来做官不可。这种土地庙因为常剥人皮,百姓都管他叫做剥皮场。不过,因为官员都害怕受到这种惩罚,不敢欺压盘剥百姓,所以虽然杀了很多人,百姓反而拍手称快。

图片 1

有个叫郭桓的人,是国家征收赋税的高级官员,他仗着权势,盗卖军粮,越干胆子越大,到最后竟然把国家军用粮仓中三年的积蓄盗卖一空,那是全国一共有13个省,其中12都和他有勾结,几年之内贪污的粮食竟然多达2400万担,相当于国家一年的收入。事情败露后,朱元璋非常生气,把郭桓处以重刑,但是这个案子越往下查,牵连的人就越多,连朱元璋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狠下心来,决意要把这些违法的官员都杀光,哪怕是天下就此反了,他也要一杀到底,结果这一刀下去,足足杀了几万人。

明初的时候,承袭了元朝的陋习,官场上贪污受贿成风,怎么惩罚管不住。朱元璋是个意志非常坚定的人,她下定决心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在00自己的决定时,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心如铁石,绝不动摇。在严惩贪官的这个问题上也是如此,他对犯罪的官员毫不留情,这样杀来杀去,一连杀了好几年,官场的风气开始好转起来。明朝能维持270年的统治,和朱元璋的严惩贪官是分不开的,为了监视臣民,他派了大批的亲信去民间访查,自己有时候也出宫去微服私访,了解民情。为了防止官员私自涂改账册,他还命令把一至十的简写数字改成大写,这种方法一直沿用到今天。

图片 2

洪武十五年时,又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空印案”,这就是朱元璋自己发现的一个官场舞弊案件,事情是真样的:朱元璋有一天下朝,觉得没什么事可做,就一个人到处逛,结果就信步到了户部,想了解一下国家财政收支账目核算得情况,这时,户部的官员和各省来的计吏都在低头核算账目,一个个眼睛紧盯着手中的算盘和账本,谁也没有发现皇帝就站在身边。朱元璋站了一会,见大家都在认真算账,心里非常高兴,没说什么就走了。谁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两个人争吵起来,仔细一听,原来是户部的一名官员和一个计吏在争吵,户部官员说那个计吏的账目不平,计吏很不服气,两人便因此争吵起来。最后只听那个户部官员指着账目大声说:“不平就是不平,钱粮数字差一分都不行,你这个册子一定要重做!”朱元璋听到这里很高兴,心里暗暗称赞那个负责任的户部官员,想:“要是朝中的官员都能像这位官员一样认真为朝廷办事,那就好了。”

朱元璋觉得很有趣,下午趁空闲的时间就又去了一趟,这一次可看出问题来了,他去的时候碰巧又碰上了那个计吏和户部官员在说话,只见那个计吏把一本新的账面递给那位官员,说“册子重做好了,您再算算吧!”户部官员接了过去翻了翻,用算盘算了算,就笑着说:“这回好了,平了”。朱元璋一直在一边听着,越听越觉得奇怪,越听越觉得不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眉头也拧了起来。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抓起那本账册翻了翻,然后转头问那个计吏:“你们那个省离京师有多少路程?”那个计吏一看是皇上,马上跪倒回答说:“有三千多里”。“那你上午回去怎么下午就回来了呢?你骑的是什么马,跑得这么快?”计吏一听这话,吓的“蹦蹦蹦”连磕了三个响头,不敢再隐瞒,连忙答到“小人没回去”。“没回去、那这账目上的大印是哪里来的?”朱元璋瞪大眼睛,厉声逼问着。这一逼问,却将那计吏吓得脸色刷白,说不出话来。

原来,每年各国各省都要把地方的财政收支到中央的户部,而地方的账目都是由县到州到省再到中央,这样一级一级的呈报上来,到了中央由户部一项一项核算清楚,完全相符了,才算了解。这样层层上报难免会出现错误,不相符的便要重新造册,还要再盖上原衙门的大印才算通过。但是各省离京城远的有六七千里,近的也有几百里,如果要重新造册,必须回到原省,这样一来一回,远的要一两个月,近的也得好几天,怎么可能迅速地来回一趟呢?所以为了节省在路上来回的时间,各省的计吏来京城之前都准备好盖了大印的空白文册,遇到账册数目不符时,就在预先准备好的空白文册上修改重填。朱元璋了解到这一弄虚作假的情况后,大开杀戒,上上下下不知杀了多少人。历史上把这一事件称为“空印案”。

图片 3

根据史料的记载,明政府副部以下,河南直隶一省的大小官员,因为贪污罪死于监狱或判决做苦工的,每年都有几万人。严惩贪污本是一件好事,但是问题在于没有严格的法律依据,被指控犯了贪污罪的官员是不是真的贪污并无法判定,许多人都是在严刑峻法下被屈打成招的。不过,比死刑更为严重是追赃。贪污的人被处死了,他贪污的赃款也必须要追回来,于是这个人的家就要被抄,如果这家人的家产不足以不上贪污款项,就用严刑逼供,很多人一受刑,为了减少皮肉之苦,就胡乱说寄放在谁家了,于是这一家也会被无辜牵连。如果仍然不够足额,那一家在拷打之下只好再供出另一家。这样辗转牵引,即使是千里之外素不相识的人,都会成为窝主,家破人亡。这恐怕又是一心想惩贪官,保百姓的朱元璋未能料到的了。

朱元璋的登位史,一直是千古传奇。他彻底印证了陈胜吴广所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上位之后虽然暴戾的品性,惹了不少民怨。但他清肃贪官有力,为大明江山稳固打下良好基础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下面,小编就带大家来了解朱元璋治理贪官都有哪些手段?

明朝空印案发生的起因是什么?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11-13/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中国明代初期有一个重大事件, 皇帝 朱元璋
地方计吏拿着空白账册至户部结算钱谷的做法很不满,对一众官吏进行了严惩。发生在洪武十五年,即公元1382年,史称
明朝 空印案。那么这个 明朝
空印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明朝初期的时候有这么一个规定,每年各个地 …

中国明代初期有一个重大事件,皇帝朱元璋地方计吏拿着空白账册至户部结算钱谷的做法很不满,对一众官吏进行了严惩。发生在洪武十五年,即公元1382年,史称“明朝空印案”。那么这个明朝空印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明朝初期的时候有这么一个规定,每年各个地方都要派遣计吏至户部,将当地一年内官员财政支出和所有的钱谷数目上报给户部,各级上报的数目与户部记录的数字必须完全相一致,稍有差错,就要被驳回重造账册,还必须加盖原衙门官印。这有点像现代的会计,每年年底都会做一次清算。但是那个时代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错了重新再打印一份就好。各个地方官员从当地赶到户部路途遥远,要是错了,再重新来一遍,不但给官员造成麻烦,审核的时间也会延后。为了避免这样的麻烦,官员们都会事先带上一个盖有官印的空白册子,如果遇到账目不对的情况,就可以用空白册子代替,省去来回奔走的麻烦。这边空白册子也不是随便就拿来用的,上面盖有骑缝印,除了用来记账没有其它用途,而且从元朝开始就有这个习惯,户部也从不干预。

但是朱元璋得知空印之事后大怒,觉得官员之间会弄虚作假,趁机多报或假报账目,于是下令将一干官员严办。明朝空印案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是当时比较大的事件,连坐数万人。空印案是朱元璋下令对一众官员持空白册子的行为进行严惩的一件相当轰动的事件,诛杀了数百名官员,连坐数万人,在当时好一阵议论。那么空印案起因究竟是什么呢?事情的起因有三个,主要原因是明朝时每年的大概年末的时候,地方都需派人至户部报告财政收支账目,然后由吏部汇总入册呈给皇帝看,看看一年各地的支出是怎么样的,这也是整个事件的开头。

图片 4

而事件的经过也是空印案的重要原因是就像所有对账一样,收入和支出必须相同,所以官员上报的账目必须和户部记录的完全一致,审核才算通过,才能进行结算。如果有一点不同,哪怕很细微的差别,都不能通过审核,必须重新造册,再重新审核。重新造的册子又必须盖有原地方机关大印才算完成,想想都觉得麻烦,更何况当时可没有什么飞机、高铁,都是马车来回颠簸。为了节省时间和免于往来奔波的麻烦,前往户部审核的官员都会备有事先盖过印信的空白书册以防万一。这就是“空印案”空印一说的由来。

最后事件的结果也是空印案的个人原因,钱粮在运输过程中必定会有损耗,所以户部发的数量和官员实际收到的肯定有所不同。只有到了户部将要申报之时才能知道其中的差额,官员们准备一个空白册子无可厚非,但是朱元璋并不理解官员的做法,凭着他的猜疑和独断将所有牵连的官员都诛杀了。综上所述,空印案起因官员只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提高效率,却不想最终招来杀生之祸。

明朝空印案是发生在洪武十五年的令朱元璋震怒的一件事,起因是地方官们为了省去来回奔波的麻烦,所以在前往吏部进行财政数目和钱谷数结算时,持一本空白册子以备不时之需。却遭到朱元璋的严惩,对于明朝空印案评价,接下来一一细说。

对于这件事的评价,有三点可说。第一从事件本身来说,空印案大致说得是每年核算时,官员们携带记录自己当年所领钱粮的册子去吏部进行核算,这很正常,一年到头下来,皇帝总要知道国库的花销都去了哪;第二从官员方面来说,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和来回奔波,官员会携带两份册子,一份是根据自己实际领到的钱粮进行记录的准备上交的册子,;另一份是盖有官印的空白册子,毕竟在运输过程中会有一定的差异。而且古时候册子要起作用都是要有官印的。被盖了官印的册子也不能用来做其它的事,完全不必要担心官员们会起什么歪心思,所以从官员的角度来说,他们的做法无可厚非。第三从朱元璋的方面来说,官员的做法并无差错,只是出于方便,提高办事效率,而且早在元朝的时候就存在的做法,也没有法律明令禁止。朱元璋凭着自己的以为,就诛杀了那么多的官员,这在百姓和其它官员的眼中看来,不是一个明君会做出的事,会对自己的权威造成不好的影响。而且那么多的官员说杀就杀,一大批人才流失,对于朝廷的稳定和发展只会有害无益。在这件事上,朱元璋的猜疑、小心眼会有损帝王的形象。

综上所述,明朝空印案评价只是官员们为了省事的一种做法,也许有不足的地方,但朱元璋对于一众官员的处罚却有欠稳妥,某方面显示出皇帝和官员们之间的不信任。

明朝建国之后不久,官吏贪赃枉法的事到处发生,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朱元璋想出了一个惩治贪官污吏的办法。他让各府、州、县和卫所在衙门的左边,修一座小庙,里面供土地冲,在官衙大堂公座的左边,悬挂着一个人皮揎满草的袋子,叫“皮草囊”,据说全国都是如此。土地庙到处都有,为什么这座小庙必须修在官府衙门的左面呢?原来这庙是扒贪官皮的场所,因此人们叫它“皮场庙”。

用这种手段惩治贪赃枉法的官吏,是很残酷的,尽管也说明了朱元璋对贪官污吏的愤恨心情。

朱元璋年轻时候过流浪生活时,亲眼看到各地官吏贪赃枉法,欺压百姓,元朝朝廷放任不管,弄得民怨沸腾,到处揭竿而起。朱元璋深深懂得“官逼民反”的道理,他从元朝的灭亡中总结出一条经验,他说:“元朝因为宽容放纵贪官污吏,把江山丢掉了,如今我得了天下,若不用严刑峻法便不足以矫正积弊!”因而他建国以后,多次严申惩治贪官之令,法禁十分森严。规定官吏贪赃八十贯钱的便绞死示众,然后剥皮实草,做成人形袋子,挂在当地衙门的大堂上,以儆效尤。朱元璋还颁布了一道命令,允许乡亭老人(里甲编制中负责水利兴修、风俗教化以及民事纠纷的人)有参议政事的权利。如果当地官吏有害民之处,可以到衙门去当面规劝,三劝不听,就到京城来告,以便朝廷捉拿审讯。

洪武四年,朱元璋严惩贪吏,派人对所有官吏进行考查,杀了一大批贪婪的官僚,尤其杀了那些污吏。因为这些人把持了府州县的衙门,直接欺压百姓。其中收钱粮的“师爷”,更是营私舞弊,勒索乡民。可是杀了这些吏,谁替国家征收赋役呢?朱元璋想了个新办法。他叫主管赋税的户部查勘百姓的土地,以赋税一万石为一个单位,选其中地多的当粮长,由粮长负责征收所管范围的赋税,上纳国库。他以为这些大户对小民有仁爱之心,不至暴戾行事。

但是没过多久,朱元璋又觉得这些粮长并非良善。他们为了躲避赋役,把自己的田产假托在亲戚、邻居、佃户和仆人的名下,和官吏勾结,乡里欺骗州县,州县欺骗府,使国家税收受损失。他们巧立名目盘剥百姓,甚至吊打百姓替他们缴纳税粮。在编粮册的时候,又从中捣鬼,多派加征,以至谎报灾情,贪污中饱。他们和贪吏相比,也好不了多少。朱元璋发现这种情况,非常生气,一次就杀了不法粮长一百六十名。

朱元璋觉得这个办法也不行,怎么办?就只好靠严刑峻法了。他对大臣们说:“只要官吏贪污害民,一定要严办,罪恶虽小也决不饶恕。”有一次,朱元璋听说福建参政魏鉴、瞿庄用鞭子打死了一个贪吏,非常高兴,亲自写了一封玺书嘉奖他们。信中说:“自古治理乱世,就在于君臣能否驾驭。君能驾驭大臣,大臣能驾驭下属胥吏,天下就能大治。不然,天下大乱也就从这儿开始。我所以制定法令,就是想让官员约束胥吏,用法令严格管束他们。你们能用极刑惩治奸吏,我非常高兴,你们始终如一,就能做个好官。”

洪武十八年三月,发生了一起震动全国的郭桓案。

郭桓在洪武十七年五月当户部尚书,第二年一月降为户部侍郎。在头一年收缴浙西秋粮的时候,他和地方官黄文通、奸吏边源等人相互勾结,通同作弊,大搞贪污活动。本来,浙西税粮应上缴国家粮仓四百五十万石,他们只缴了六十万石,另缴八十万锭银子给国库,以当时银价和粮价折算,这八十万锭可以顶二百万石粮食,其余的一百九十万石粮食都被他们贪污了。他们还合伙私分浙西各府钱钞五十万贯,郭桓又和官吏张钦合伙吞没应天等五府所属州县十万亩官田的夏税秋粮。

郭桓利用自己是征收赋税最高主管官员的有利条件,上述几桩大的贪污罪行都没有暴露。他胆子越来越大,手也越伸越长,竟然把军用粮仓里的三年积蓄盗卖一空。当时全国除京师应天外,总共有十三个布政使司,他利用职权,和十二个布政使司的官吏相勾结,盗卖存在仓库里的粮食。还和管理贮存金银钱钞的府库官员范朝宗、张裕合伙偷盗金银,假借名义窃取钱钞六百万张。如果把郭桓贪污盗窃的金银钱钞折成粮食,加上他合伙贪污的粮食七百万石,总共达二千四百余万石精粮,这个数字和当时全国的秋粮实征总数几乎相等。

这个案子使朱元璋大为震惊,几天都没睡好。他不是不知道官吏有贪污行为,郭桓案发生之前,他就反复琢磨,官吏刚提拔的时候,还忠诚廉洁,可是在任一久,便都奸诈贪污,很少善始善终,多是贪赃枉法被杀,这是什么缘故呢?他想,六部和府州县官多是儒生,不懂这一套,多是奸吏捣鬼,拉官员下水,所以他让当时的刑部尚书开济把记载钱粮数目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改作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陌阡,防止奸吏涂改账目,从中贪污。后人又把“陌阡”写作“佰仟”,这就是至今还在沿用的大写数字的由来。

这次郭桓贪污案数目这么大,审案中又发现这个案子和户部侍郎胡益、王道亨,礼部尚书赵瑁,兵部侍郎王忠,刑部尚书王惠迪,工部侍郎麦志德等以及整个六部上下大小官员几乎都有关系,这就无法用好吏捣鬼来解释了。

朱元璋像从“睡梦中惊醒”,突然感觉到朝廷大小官员“都是些贪婪之徒”,便吐出了一个“杀”字。下令把赵瑁、王惠迪、主犯郭桓以及从六部左、右侍郎以下官员都杀了,江南不少富户也牵连被杀,总共杀了几万人。

这下子引起了社会上下的不满。可是他们不敢说盗卖官粮合法,也不敢说杀那些贪官污吏不对,就把矛头对准具体处理这个案子的御史和法官,一时议论纷纷,咄咄逼人。

朱元璋心里明白这是对着他来的,觉得这个矛盾再发展下去,对自己非常不利,就在公布郭桓等人的罪行的同时,把审判此案的法官吴庸等人杀了,还下了一道诏书,名为“大赦天下”,对此案不再追究,实际上是多少承认了自己在处理这一案件中有扩大化的错误。对其他人进行安抚,从而结束了这个案子的蔓延。

为了进一步防止贪污案件的发生,朱元璋还亲自编写了《大诰》,其中有不少法律是针对贪官污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