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范蠡介绍,越王勾践

图片 1

图片 2

范蠡是越王勾践的军事幕僚,是春秋末期着名的谋略家。
范蠡是一位具有浓厚传奇色彩的人物。他的一生大起大落,由布衣客到上将军,从流亡者到大富翁,凭借坚韧不拔的毅力和深谋远虑的策略,辅佐勾践兴复濒于灭亡的越国,消灭称霸诸侯的吴国,创造扶危定倾的奇迹,是春秋末期一位杰出的谋略家。
范蠡,字少伯,又叫鸱夷子皮、陶朱公。原是楚宛三户(今安徽宣成)人,先后移居越、齐二国。生卒年月不详,大约活动于楚平王、越王勾践、齐平公在位的年代(公元前五世纪后期至公元前四世纪前期)。青少年时代就失去父母,同兄嫂一起过着贫穷的生活。他曾经拜计然(又叫辛文子)为师,研究治国治军的方策,博学多才,有圣贤之明,但是怀才不遇,因而洞馄负俗,行为怪诞,被视为狂人。直到遇见具有识才之明的文种,范蠡的生活才发生突然转变。
文种当时是楚国宛陵的地方官,早就听说当地有贤者,但没能找到。范蠡的怪诞行为引起了文种的注意。文种派手下官吏去见范蠡。官吏回报说,他患有疯癫病,是一个狂人。文种不以为然地一笑,说:吾闻士有贤俊之姿,必有佯狂之讥;内怀独见之明,外有不智之毁。此因非二三子所知也。就是说,大智若愚,具有独特本领的人才往往被人讥笑、诋毁为狂妄无知,普通人难以认识他的真实面目。于是决定亲自驱车拜访。范蠡避而不见。文种不因碰壁而灰心丧气,再三前去拜访。范蠡看到文种确是一片诚心,料定文种一定会再来,就对他的兄嫂说:今天有客人来,请借给衣帽一用。过了一会,文种果然来了。二人一见如故,终日而语,疾陈霸王之道,志合意同。此后交往日益加深。当时已出逃吴国的伍员(伍子胥)派人请文种去吴国。文种与范蠡商量何去何从。范蠡分析楚、吴、越三国形势,认为当时正处于吴越争霸之时,吴越之间矛盾日益激化,楚越之间存在着联兵伐吴的关系,霸业创立,非吴即越。他还认为,君子逢时,不人份邦,犯不着帮伍子胥报杀父之仇而失故国之亲。因此,他建议去越国,并表示愿意和文种一起去。于是,二人先后离楚入越,受到越王允常重用,被任命为大夫。范蠡从此开始政治、军事生涯。
公元前496年,越王允常病亡,他的儿子勾践继位。范蠡和文种继续得到重用,主持越国军政。公元前494年,勾践得知吴国加紧练兵,准备伐越,于是先发制人,出兵攻吴。范蠡认为越国实力不充足,准备不充分,时机不成熟,若出兵一定会败,劝勾践改变决定。勾践不听,坚持出兵,用舟师进攻吴国的震泽(今江苏太湖)。吴军于夫椒(今太湖夫山、椒山)迎战越军。结果,越军大败,勾践率残余越军退守会稽山,被吴军团团包围。这时,勾践方才悔悟,对范蠡说:当初不听你的话,致遭如此失败。现在该怎么办?范蠡认为,为了避免亡军无国的悲惨结局,唯一的办法是求和图存,等待时机,另图兴复。勾践采纳了范蠡的策略,派文种到吴国求和。经过多方努力,才得到吴王夫差允许。自此以后,范蠡先是随勾践到吴国当人质,过了三年忍辱负重的奴仆生活。被遣返回国以后,又协助勾践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振兴越国并伺机灭吴。从公元前482年开始,范蠡担任上将军之职,辅佐勾践组织和指挥灭吴之战。经过六年奋战,最后终于攻陷姑苏,灭亡吴国。然后乘胜北进,与中原诸侯会盟,取代吴国的霸主地位,横行江淮,称霸中原,国势达到鼎盛时期。
在欢庆胜利的时刻,范蠡却作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行动。根据长期的观察体验,范蠡自意识到,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且勾践为人,可与同患,难与处安。如果继续留在越国,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灾难临头。于是决定辞官退隐。当越军凯旋到达五湖(今太湖)时,范益就婉言提出辞退的请求,说:为人臣者,君忧臣劳,君辱臣死。昔者君王导干会稽,臣所以不死者,为此事(指灭吴称霸)也。今事已济矣,由请从会稽之罚。(《国语越语》)勾践假意挽留,软硬齐施,说:你听我的话,我就与你分国而治;不听我的话,就杀掉你和你的妻子儿女!范蠡的态度也强硬起来,说:我知道了。你实行你的命令,我照我的意志办事!于是携带财宝和从人乘舟跨海以行。勾践也愿意除去一个潜在威胁,并不追寻,同时又划出会稽周围三百里作为范蠡俸邑,用良金铸造范蠡塑像,装出怀念功臣的样子。范蠡写信给文种,劝他尽快离开越国。信中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马晓,可与其共患难,不可与其共安乐。于何不去?文种见信,称病不朝。有人诬告文种将要作乱。勾践乘机赐剑文种,说:子教寡人伐吴七术,寡人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称王试之!文种遂被迫自尽。越国赖以兴复的两大功臣,就这样落得一走一死的下场。
范蠡从海上到达齐国,就定居在那里。为了表达对吴国忠臣伍子胥的敬慕和怀念,改名昭夷子皮(昭夷是一种鸥鸟形状的革囊。伍子胥被逼自杀后,被吴王夫差装进革囊,投进江中)。他和儿子耕于海畔,没过多久就致产数千万。齐国君认为范蠡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要任命他为相。范蠡认为这并不是好事,坦然兴叹:居家则致千金,居官则致卿相,此布衣之极也。久受尊名不祥。于是,把相印退还齐君,把财产散发给友邻,移居到中原地区的交通、贸易枢纽陶(今山东定陶),自称陶朱公。在这里,度过他毕生的最后岁月。他一面从事农牧业生产,一面经营商业贸易,很快又资累巨万,成为闻名通途的大富翁。
范蠡从楚到越,由越到齐,无论是治国治军,还是经营农商,谋必中,战必胜,事必成,显示了非凡的毅力和才能,以勇而善谋、能屈能伸着称于世。所以,司马迁在《史记》中说:范蠡三徙,成名于天下。(以上引语,见《史记越王勾践世家》灭吴兴越之战,是一场扶危定倾、扭败为胜的战争,因而也是一场凭借坚强毅力和正确谋略取胜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作为主要决策者和指挥者之一的范蠡,勇而善谋,苦身戮力,与勾践深谋二十余年,对取得战争的最终胜利作出了决定性贡献。
范蠡谋略思想的显着特点,是善于虑患,敢于正视严酷的现实,善于利用敌人的矛盾和弱点,重视战争因素的赢缩转化,因势利导,稳中行险,转危为安,转弱为强,转败为胜。
灭吴兴越之战的谋略斗争,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1)从公元前494年的夫椒之战到公元前491年勾践被吴国释放。斗争的中心是亡越还是存越。范蠡的策略是求和图存,转危为安。
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践不听范蠡劝阻,坚持出兵伐吴,结果大败,被吴军围困在会稽山。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采取何种对策?勾践征求范蠡、文种等人的意见。范蠡、文种主张求和图存。为了达到求和的目的,不惜忍辱负重,卑辞尊礼,献出宝器美女,交出经济、政治权利(委管钥,属国家),甚至越国君臣到吴国去作人质。这是转危为安的一招险棋。范蠡之所以敢于施此险计,是因为他对吴越双方的形势作了冷静的判断:一方面吴越实力悬殊,越国处在劣势,再战必亡,求和图存则可转危为安,保全国家,保存实力,以图后计;另一方面,吴国君臣之间存在可以利用的矛盾和弱点,吴王夫差与大夫伍员政见不同,夫差急于争霸中原,伍员主张先灭越以除心腹之患;太宰伯与大夫伍员存在着权力之争,而伯贪婪可诱以利。勾践采纳了范蠡和文种的策略,派文种去吴国求和。文种对吴国君臣陈说利害:如果成和,越国不仅愿以金玉、女子作为战争赔偿,而且作为吴的属国,有带甲万人听从吴王统领;否则,越将焚宗庙,系妻努,沉金玉于江,与吴国决一死战。是和是战?请吴国君臣权衡利弊。于是,在吴国君臣之间发生了一场争论。伍员认为,吴越是做敌相战之国,三江环之,民无所移,有吴则无越,有越则无吴,攻而胜之,否能居其地,吾能乘其舟,此其利也。不可失也;如果与越成和,克而弗取,将又存之,是违天而长寇仇,以是求霸,必不行矣。因此,坚持乘胜灭亡越国,然后北进争霸中原。伯接受了越国的贿赂,又想迎合夫差急于称霸中原的心理,并趁此机会谋取伍员的权柄,坚决主张接受越国求和条件。他对夫差说:我听说古代伐人之国,使之屈服就行了。现在越国已经屈服,而且愿意交出政治和经济权利,越国勾践服侍您左右,这等于名存实灭,还能要求什么呢?吴王夫差采纳了伯的意见,决定与越国约和。越王勾践留文种守国,自己则带领范蠡等三百人到吴国作人质,度过了三年奴仆生活,忍辱负重,面无恨色,终于取得吴王信任,并被遣放回国。这一场谋略战,以越胜吴败而告终。
(2)从公元前490年到公元前482年,越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主要的问题是如何改变吴强越弱的力量对比形势。范蠡的策略是振兴越国,削弱吴国,变弱为强。
公元前492年,勾践和范蠡等人回到越国,商讨富邦强兵之策。范蠡主张,使百姓安其居、乐其业者,唯兵。兵之要,在于人。人之要,在于谷。故民众则主安,谷多则兵强。王而备此二者,然后可以图之也。(《越绝书》卷十三)而要能够做到这一点,必须顺应天道自然,做长期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时不至,不可强生;事不分,不可强成。
勾践采纳了范蠡的意见,并且要他总揽朝政,说我的国家就是你的国家。范蠡推荐文种一起执政。他对勾践说,在处理四封之内,百姓之事方面,自己不如文种;在处理四封之外,敌国之制,立断之事方面,文种不如自己。勾践又采纳范蠡的建议,决定由文种治政,范蠡治军。
于是,范蠡和文种辅佐勾践,以兴吴作为奋斗目标,实施一系列措施,卧薪尝胆,励精图治。在政治上,内亲群臣,下义百姓,葬死者,问伤者,养生者,吊有忧,贺有喜,迎来者,送往者,去民之所恶,补民之不足,尊贤厚土,广揽人才,使君臣上下交得其志。在经济上,奖励生产,不乱民功,一不逆天时,使田野开辟,府仓实,民众殷;同时,奖励生育,令壮者无娶老妇,老者无娶壮妻,女子十七、男子二十不嫁不娶者受罚,以生育子女多少给奖,来繁殖人口。在军事上,扩充军队,制造武器,修建城廓,加强训练,造就了一支士气高昂(赴矢石如渴得饮)、纪律严明(旅进旅退)的军队。在外交上,结齐,亲楚,附晋,从而争取盟国,孤立吴国,加深齐、楚、晋与吴的矛盾;同时,不断向吴王进献珍玩美女,以助长吴王的骄奢淫逸,消除其对越国的防范心理,诱使其北进争霸中原。公元前489年,吴王夫差与大夫伍员听说越国遣使结齐晋而亲于楚,伍员认为勾践不死,必为吴患,于是策划起兵伐越。勾践原想出兵迎敌,而范蠡、文种以为,当时的实力对比仍然是吴强越弱,不利于越,不可力敌,建议遣使求和,以广移吴王之心,不以越为可畏,而与中原诸侯争霸。这样,吴将自疲其民,越国就可以乘其敝而取之。吴王夫差认为越国不堪一击,对吴恭顺,自己又将有大志于齐,准备应和,伍员识破了越国的图谋,劝夫差先灭越然后北进。他说,越国的目的是使吾甲兵钝敝,人民离落,而日以憔悴,然后安受吾烬,不可让越国玩吾国于股掌之上以得其志。夫差认为伍员对越国估计太高,坚持与越约和。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决定倾举国之兵北伐齐鲁,开凿邢沟到江淮的运河开通北上粮道。越王勾践派文种带领一万人工、百船粮食帮助吴开河,以坚定夫差北进攻打齐鲁的决心。伍员见时势紧迫,又一次进谏,说吴越势不两立,越对吴是心腹之患,齐鲁于吴是疥癣之疾,今王不以越国是图,而图齐鲁,是忘内忧而医疥癣之疾也。伯起来反驳:越已服而欲伐之,方许其成又欲袭之,将何以示诸侯?君王之令所以不行于上国者,以齐鲁未服也,君王若伐齐而胜之,移其兵以临晋,晋必听命矣。是君王一举而服两国也。两国服,则君王之令行于上国矣,又何惧于越?夫差于是决意出兵伐齐。出兵之前,勾践又率领越国臣民送行,对吴国君臣都有馈赂,吴人皆喜。看到这种情景,伍员忧心忡忡,再次建议暂停北进攻齐。
夫差不但不听,反而派他到齐国约战。公元前484年,夫差率领倾国之师北伐,在艾陵之战中大败齐军。又在黄池之会上取代晋国的霸主地位,其势汹汹,不可一世。然而,得之于北,失之于南,给越国造成了可乘之机。这一回合的谋略战,又以越胜吴败而告终。
(3)从公元前482年到公元前473年,是越对吴的战略反攻阶段。斗争的焦点是如何选择有利的决战时机,争取战役上的优势和主动。范蠡的策略是乘虚捣隙(按师整兵,待其坏败,随而袭之),战和并行,出奇制胜。
公元前482年,吴王夫差率领吴国精锐部队参加黄池之会,太子友和老弱兵卒守卫姑苏。吴军出发后不久,越王勾践就急于出兵攻吴。范蠡建议暂缓出兵,因为吴王兵始出境不远,闻越掩其空虚,兵还不难也,时机还没有成熟。数月以后,吴军到达远离吴国的黄池。范蠡认为时机已到,建议抓住战机,对吴发动突然袭击。越军兵分两路:
一路由海道进入淮河,切断吴军回师增援的道路;一路由勾践亲率越军主力,直取吴都姑苏。两军接战,越军先锋部队先败以示弱,后又佯退来诱敌,使吴军贸然出击,被越军主力包围歼灭。只用了十几天的时间,就攻陷姑苏,消灭守城吴军,俘获吴太子友和两员将领。等夫差闻讯返回吴国,已成局势,无可挽回,不得已而求和图存。范蠡认为当时吴军主力仍完好无损,不能很快消灭,建议越王许和,班师回越。此后,吴越两国都利用暂时的和平,积极准备战略决战。
公元前478年,吴国遭受历史上未有的干旱,仓库空虚,市无赤米,民怨沸腾。勾践决定乘机攻吴,于是任命范蠡为上将军,亲率五万越军攻入吴境。吴王夫差则亲率吴军六万,迎战于笠泽(今江苏吴江县境内)。两军夹江对峙。越军分兵三路,乘夜发动进攻。先由左右两翼鸣鼓佯攻,诱使吴军分兵抵御。然后,乘吴军调整部署之机,中军主力部队隐蔽渡江,对吴中军发动突然袭击。吴军大败。越军乘胜追击,直逼姑苏。吴军仗姑苏城防守坚固,闭城固守。范蠡建议采取围而不打的战术,保存实力,消耗吴军,因吴之民而治之,因吴之粮而食之,坚持长达两年的时间,越军日强,吴军日削,越国占领了吴国的所有土地,吴国只剩下万余亲兵固守孤城姑苏。
公元前476年,越王勾践又准备攻城。范蠡劝止,说:凡兵之胜,敌之失也。今不能再分敌之兵,犹可疑敌之心也。建议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发兵攻楚,使吴军放松戒备,然后出其不意,对吴军发起总攻。面对越军的突然进攻,吴王夫差惊慌失措,乘夜突围,据守姑苏山,派王孙雒到越军求和。
越王勾践在此关键时刻却一反常态,优柔寡断,意欲与吴约和。范蠡对勾践说:孰使人早朝而宴罢者?非吴乎?与我争三江五湖之利者非吴耶?夫十年谋之,一朝而弃之,其可乎?得时无怠,时不再来。天予不取,反为之灾。劝勾践彻底消灭吴国,不要许和。勾践又说:难对其使者,让范蠡去处理这件事。范蠡于是提鼓援炮发号施令,赶走吴王使者王孙雒,指挥三千越军攻上姑苏山,俘获吴王夫差。夫差在绝望中自杀身亡。持续二十多年的吴越战争,以越胜吴败而宣告结束。
从上述历史事实可以看出,越胜吴败的关键,在于战争指导的正确与否,谋略思想和指挥艺术的优劣。吴越两国幕僚范蠡和伍员的谋略水平不相上下,区别就是用与不用。勾践和夫差虽然都不是雄才大略之辈,对幕僚的态度却完全不相同。身处逆境的勾践能够采纳范蠡和文种的谋略,因胜而骄的夫差却一再拒绝伍员的劝谏,因而导致一胜一负的完全相反的结果。
范蠡功成身退的结局说明,范蠡不仅善长谋国,而且善长谋身,当进则进,当退则退,因而才能够避免文种那样的杀身之祸。苏东坡对此发表评论:春秋以来,用舍进退,未有如范蠡之全者也。范蠡之所以采取这种功成身退的措施,是因为他看到了当时的社会现象的一种规律性:飞鸟尽,良弓藏;狡免死,走狗烹。当然,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他还不可能透过现象看清它的本质。勾践之所以过河拆桥,不能简单地归结于他的个人品德,更不是因为他长了一副长脖子尖嘴巴,而是由当时的社会制度和他的阶级本质决定的。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君主和幕僚之间,是一种人身依附关系,也是一种彼此利用的关系。具有自知之明的君主,知道自己的谋略不足以应付错综复杂的斗争,智不备于一人,谋必参诸群士。尤其是在创业阶段或处境危难的时候,都会程度不同地礼贤下士,虚心听取幕僚的意见。幕僚人才则希望依靠有作为的君主,谋取个人的名利,施展自己的才能。但是,这种关系能够维持到何种程度,则以是否有利于君主的统治为准则。为幕僚者,最忌功高震主。勾践在会稽兵败十年生聚的时候,能够比较虚心地采纳范蠡、文种等人的意见,甚至宣称要和他们共执越国之政;而一旦大功告成,认为不再需要幕僚的帮助,甚至认为幕僚成为自己权位的威胁,就毫不犹豫地进行排斥和迫害。所以,在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下,范蠡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不知范蠡乘舟后,更有功臣继横无?(唐代诗人胡曾《泳史诗》)范蠡的结局开辟了一条可供选择的道路,给后人留下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勾践生年不详,卒于公元前
465年。吏书记载,他是夏禹的后代。夏朝到帝少康的时候,为了奉守禹的宗庙祭祀,就把他的庶子封于会稽,国号为越。到了春秋末期,勾践继承越国的王位时,各诸侯国之间战乱频仍。勾践元年邻国吴国的国王阖闾兴兵讨伐越国,勾践带兵前去抵抗,吴越两国的兵马交战于槐李。这次战争的结果,吴军损伤了一半,吴王阖闾受重伤死在撤退的途中。

临终前,阖闾对儿子夫差说:“你一定不要忘记越国杀父之仇!”阖闾死后,夫差即位为吴王,拜伍子胥为相国,日夜操练准备伐越报杀父之仇。勾践三年,勾践不听谋臣范蠡一再相劝,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率先起兵攻吴。与此同时,吴王夫差亲自率领水陆军队,从太湖出发攻打越国。吴越两军会战于夫椒,在水兵的战斗中,越国的水兵几乎全军覆没。勾践带领残兵
5
千人败逃,吴军紧追不舍追到会稽,把勾践围困在会稽山上。到这时,勾践方悔之莫及,愧对范蠡说:“都因没听
你的劝告,造成今天的惨败,现在可怎么办呢?”范蠡说:
“事到如今,只好给吴国送厚礼,低声下气地向他们求和。如果他们还不答应。那就只好委屈大王自己到吴王那里去伺候吴王了。”勾践无奈,只好同意了范蠡的意见。他派文种前去求和,并表示愿意接受称臣为奴的屈辱条件。这时夫差准备答应勾践的请求,但是谋臣伍子胥不同意,要趁这个机会彻底灭掉越国,以除后患。文种回来把同吴国交涉情况向勾践作了报告,勾践以为。无路可走了,就要杀掉妻子儿女,烧毁珍宝,然后同吴王拼一死战。这时文种婉言劝阻,并献计说:“吴国大臣伯嚭贪财好色,可以派人先去贿赂他。”勾践听从了文种的建议,就派他带了美女
和珍宝暗地里献给了伯嚭。伯嚭答应文种去见吴王。文种
对吴王夫差说:“这次希望你能够饶恕勾践的罪过,如果
不答应他投降,他已经下定决心和你拼一死战了。”伯嚭也
替勾践讲情说:“越王投降愿意做你的臣子,你饶恕了他,
得了他的珍宝,对我们国家是有利的。不然打起仗来,要
付出多大的代价啊。”伍子胥却坚决反对说:“大王今天不
灭越国将来是一定要后悔的!吴、越两国南北相邻,互相攻
伐,势不两立。勾践是个有深谋远虑的国君,范蠡、文种
都是精明强干的谋臣,他们一旦回到越国,就要准备报仇
雪耻,现在不灭掉他们后患无穷。”这时夫差在打败越国之
后,一心想要北上中原同大国争霸,以为越国已被打败,
不足为患,因此听不进去伍子胥的劝告,答应了越国投降。
把军队撤回了吴国。吴国撤兵后,勾践带着妻子和范蠡到吴国履行投降后所接受的屈辱条件,他们到吴国后,夫差让勾践夫妇住在先父阖闾大墓旁的石屋里,给夫差看马,范蠡也成了夫差的奴仆。夫差每次坐车出去,勾践都给他拉着马;夫差病了,勾践总是一刻不离地守候在身边,送茶送饭,端屎端尿。3年的时间,勾践身在吴国,雄心未泯,他表面上对夫差忠心耿耿,忍受屈辱,恭顺地甘为夫差的奴仆。最后,终于取得了夫差的信任,再加上伯嚭不断向他报告越国国内十分平静,一点也没有反叛吴王的迹象,夫差就以为勾践真的完全臣服自己,越国对吴国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于是就放勾践回国去。公元前
491年,夫差亲自送勾践夫妇上车离开了姑苏。

勾践回到越国后,为了牢记亡国之痛和石室养马的耻辱,开始卧薪尝胆,把自己床上的锦绣被褥撤掉而代之以柴草,枕戈而卧;他还挂上一只苦胆,每当坐卧起来或饮食之前,都要尝一尝胆的苦味。他经常默念:卧薪再难,苦胆再苦,也比不上亡国之痛,为奴之辱。他和群臣商议为了报仇雪耻,必须上下一心,发愤图强。他放下国王的架子来到百姓之中,虚心听取意见,以礼接待宾客,关心百姓的疾苦,同百姓一样劳作。那时越国刚刚遭受、战乱亡国之祸,百姓大批被杀害,人口减少,田地荒芜。为了恢复国家的元气,越国君臣们制订出一些措施。如上了年纪的人不准娶年轻姑娘为妻;男子到了
20岁,女子到了 17
岁,还不结婚的,父母要受到处罚;妇女临产,一定要报官,好派医官前去照顾,生一个男孩子,国王赏一壶酒,一条狗;生一个女孩子,国王赏一壶酒和一口猪;有两个儿子的,官府给养活一个;有三个儿子的,官府给养活两个。除了这些人口政策外,国家还奖励耕种、养蚕、织布,促进生产发展。与此同时,全国上下都节衣缩食、艰苦奋斗,为的是使国家尽快强盛起来。

与此相反,吴王夫差在战胜越国之后,以为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他经常收到勾践送来的美女和大量贡品,对越国一点戒备也没有了。从此过起骄奢淫逸的生活,狂妄自大,不顾人民的困苦,连年用兵,并急于北上中原同大国争霸,想成为凌驾各国之上的霸主。同时,他妒贤害能,听信伯嚭的谗言,杀害了大臣伍子胥。吴国开始走下坡路了。

公元前
482年,夫差亲自带领大军北上,大会诸侯于黄池。正当他和晋国争做盟主,双方坚持不下的时候,勾践趁吴国精兵在外,国内空虚,就突然出兵,一举打败了吴兵,攻下了姑苏,杀死了吴国太子。夫差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急忙带兵回国,并派人向勾践求和。勾践估计吴国还有实力,不可能一下子灭掉它,就答应了夫差的请求。以后,吴国就更加衰弱了。公元前
478
年,勾践带着范蠡、文种亲自率领大军再次进攻吴国,在笠泽交战,大败吴军。公元前
475年,越军攻到姑苏城下, 围困吴军 3年,到了公元前
473年,吴军被越军彻底打败。最后,夫差又派人向勾践求和,这时范蠡坚决主张消灭吴国。夫差见求和不成而感到绝望,后悔当初没有听从伍子胥的忠告才落到这个地步,非常羞愧,自杀而死。

勾践战胜吴国后,便挥师北渡淮河,与齐、晋诸侯在徐州会盟,周天子赐勾践爵位,命其为伯。勾践把淮河上游之地给予楚国,将吴国侵占宋国的疆土归还宋国,此时,越军横行于江淮广带,诸侯都来朝贺,承认越王勾践的霸主地位。这样,勾践就成了春秋时期最后一个霸主。

越王勾践是一个坚忍卓绝、胸有大志的政治家,也是刚毅果敢、颇有建树的一代国君。他卧薪尝胆,发愤图强
22年,终于能报仇雪耻,使弱小的越国强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