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慎修学派的名称由来是什么_慎修学派的代表著作,清代礼学家传

慎修学派〖慎修学派〗创办人江永。江永,字慎修,清黄姚人。此学派因其字而名。江永弟子著籍者甚众,较著者有戴震、程瑶田、金榜、郑牧…

张尔岐(1612~1677),字稷若,号蒿庵,湖南济阳人。明朝关键经学家。明诸生;入清,隐居不出。曾参加编修《吉林通志》,与顾藩汉订交。宗程、朱学,后治《仪礼》,撰有《仪礼郑注句读》、《周易说略》、《老子说略》、《蒿庵谈心》等。《仪礼》后生可畏书,文古意奥,向称难读,故习者少。宋朱熹曾分节,但略显粗略。张氏于此功底上有所增核,深入分析尤详,嘉惠后学。亭林得此书,大击节,推崇之至。张氏实为有清一代礼学商量之先驱。江
永(1681~1762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字慎修,广东长汀人,隋朝经学家。无意任途,生平静心创作与传授,致力于教育学、经学、历史、天文、算学、水利、地理及天堂新学的切磋,开皖派经学家搜求科学和实学初步,为宋明历史学向乾嘉朴学转变作出了关键进献。一代通儒戴震和金榜皆为其弟子。名读书人钱大昕誉之为西魏郑玄之后第壹个人,开创西南儒学一大宗教。江氏长于比勘,深究“三礼”,所撰《周礼疑义举要》,对先秦名物加以考释,个中《考工记》二卷,颇多创见;《礼书纲目》85卷网罗散见于经传杂书中的南陈礼乐制度,以补正朱熹《仪礼传通解》。又精于音理,注重新检查核对音,撰《古韵标准》,定古韵为十七部;《音学辩微》、《四声切韵表》,注解等韵学及韵书中分韵的原理。所著又有《近思录集解》、《乡邻图考》、《律吕阐微》4卷、《深衣考误》、《春秋地理考实》4卷、《群经补义》5卷、《江氏算学》9卷等。程瑶田(1725~1814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字易田,一字易畴,号让堂。浙江全椒县人。北周闻名行家、徽派朴学代表人员之生龙活虎。与戴震同师事事江永。驾驭训诂,提倡“用实物以整合治理史料”,开启了守旧历史资料学同博物考古相结合的钻探路径。在数学、天文、地理、生物、林业种养、水利、兵戈、农器、文字、音韵等领域,程都有深远钻研,称得上一代通儒。擅长旁搜曲证,不为经传注疏所束缚。对北魏名物的修定,绘图列表,便于稽寻。所撰《禹贡三江考》,谓《禹贡》连云港的“三江”,实只风度翩翩江,以改革郦道元《水经注》;《仪礼丧服文足徽记》,规正郑玄注《礼》的失误。《周髀用矩法》、《数度小记》,系推究数学、天文的行文。所著又有《宗法小记》、《仪礼丧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足征记》、《考工创物小记》、《磬折古义》、《沟洫疆小记》、《九谷考》等,另著有《通艺录》42卷。《清史稿》有传。金
榜(1735~1801卡塔尔国,字辅之,江西蚌山区人,西夏盛名行家、徽派朴学代表人士之风华正茂。早年从学于江永,与戴震和程瑶田同窗。1772年中翘楚,被任命为翰林高校编辑撰写。辞官后潜研经史和小高校,并撰写讲学,师从者甚众。尤对汉朝三礼之学商量精透,著有《礼笺》3卷,篇幅十分少,创见尤夥,令戴震叹服。《清史稿》有传。戴
震(1723~1777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字东原,台湾休宁人,南陈徽派朴学的始建及带头大哥人物。1762年曾中进士,后七遍考进士,因皆理念与程朱法学不符未中。曾加入《四库全书》修纂,授翰林高校庶吉士。学识渊博,在医学、天文、历算、历史、地理、经学、训话、音韵等领域均有重大进献,为一代通儒和大师。震毕生著述甚丰,主创有《原善》、《孟轲字义疏证》、《考工记图》、《水地记》等。个中《考工记图》洵为开创性之作,尤以车制考证颇与现代考古出土车子资料相合。戴氏弟子有段玉裁、孔广森、任大椿等,段主要传其小学,礼学小说有〈周礼汉读考〉、〈仪礼汉读考〉等。孔广森有《大戴礼记补注》、《礼学卮言》。任大椿《弁服释例》、〈释缯〉等。凌廷堪(1752~1808卡塔尔国,字次仲。霍山县人,汉朝盛名经学家和音律学家。戴东原私淑弟子,曾参预《四库全书》的编撰。1790年中进士,任宁国民政党学教师。学问渊深广博,在东汉礼制和乐律方面造诣杰出,著有《礼经释例》13卷、《燕乐考原》6卷、《梅边吹笛谱》2卷等等。次仲《礼经释例》意气风发书,总结凡例,凡242例,尤便于大家,嘉惠学林。《清史稿》有传。页码1
2 3 4 5 6 7 8 <

内容摘要:朱子编纂《仪礼经传通解》的因由,是为着继续和发扬法家的礼乐文化,亦是对王荆公新政的学问国策所作之回应,并非常受吕祖师谦、潘恭叔等人礼学观点的影响。朱子编纂《仪礼经传通解》时,对《仪礼》经、注、疏作了改善和训释。这几个矫正和训释成果,对于朱子礼学成就之评价,以至《仪礼》经、注、疏之分析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仿效价值。朱子《仪礼经传通解》之体例和编排原则,对黄棘、杨复、吴澄、江永、姜兆锡等人的礼书编纂发生了深刻的熏陶。

慎修学派

要害词:朱熹;《仪礼经传通解》;编纂缘由;学术影响

〖慎修学派〗创办者江永。江永,字慎修,清周庄人。此学派因其字而名。江永弟子著籍者甚众,较著者有戴震、程瑶田、金榜、郑牧、方矩、汪梧风、汪肇龙等。江永交游者有方苞、刘大□等。此派专利水通淋学,博通古今,“本义理为考据,通万汇于少年老王炯”,以朱熹之学为宗。该派读书人擅长比勘,明于步算、钟律、声母韵母。深于三礼。江永曾撰《周礼疑义举要》,对先秦名物加以考释。当中《考工记》二卷,颇多创见。朱熹老年治礼,作《仪礼经传通解》末就,后虽有人相继续之,犹多阙漏,江永乃为之广摭博讨,后生可畏从吉、凶、军、宾、嘉五礼之次,名其书为《礼书纲目》,凡数易其稿而后定。其序曰:“《礼》、《乐》全经,废缺久矣,今其存者,唯《仪礼》十二篇,乃《礼》之本草述。所谓‘周监二代,郁郁乎文’者,此其仪法度数之略也。周礼为诸司职掌,非非凡正篇,又逸其《冬官》,盖周公草创末就之书。

作者简单介绍:

《礼记》三十八篇,则群儒所记录,或杂以秦汉氏之言,纯驳超级小器晚成。其冠、昏等义,则《仪礼》义疏耳。自三礼而外,残篇逸义,亦或颇见她经,《论语》、《孟轲》、《尔雅》、《春秋内外传》、《大戴》、《家语》、《孔丛》等书。诸子则管敬仲、荀卿。汉儒则优生、贾生、刘向、班固之徒,亦能记其轻松。然皆纷纭散出,无统纪。至于声律器数,则又绝无完篇。《乐讫》但能言其义,已失其数矣。夫礼乐之全,虽不可复见,然以《周礼·大宗伯》考之,礼之大纲有五,吉、凶、军、宾、嘉,都有其目。别的通论制度之事,与夫杂记威仪之细者,尚不在这里数。乐则统于大司乐,律同度数,铿锵慰勉,亦必别有风姿罗曼蒂克经,与礼相辅。窃意制作之初,当如《仪礼》之例,事别为编,纲以统目,首尾□贯,条理秩然,所谓‘经礼四百,曲礼四千者,此也。散逸之余,《仪礼》正篇犹存,二戴之新闻报道人员,如投壶、奔丧、迁庙、□庙之类,已不足多□,别的或风流倜傥篇杂录吉凶,一事散见相互,又或殷周异制,纪载互殊,读书人末由观其聚,则亦不能够会其通。夫礼乐之全,已病其网略,而存者又病其纷紊,此朱子《仪礼经传通解》所为作也。朱子之书,以《仪礼》为经,以《周官》、《戴记》及诸经史杂书辅之,其所自编者,曰《家礼》,曰《乡礼》,曰《学礼》,曰《邦国礼》,曰《王朝礼》。而丧、祭二礼,属之勉斋黄氏;其编类之法,因事而立篇目,分章以附传记,宏纲细目,于是粲然。秦汉而下,未有此书也。

  摘要:朱子编纂《仪礼经传通解》的原故,是为着持续和弘扬道家的礼乐文化,亦是对王安石新政的学问国策所作之回应,并遭到吕祖师谦、潘恭叔等人礼学观点的震慑。朱子编纂《仪礼经传通解》时,对《仪礼》经、注、疏作了纠正和训释。这一个改过和训释成果,对于朱子礼学成就之评价,以至《仪礼》经、注、疏之分析皆有注重大的参考价值。朱子《仪礼经传通解》之体例和编排原则,对黄棘、杨复、吴澄、江永、姜兆锡等人的礼书编纂产生了深入的影响。

颐朱子之书,修于晚岁,前后体例,亦颇比一点都不大器晚成,《王朝礼》编自众手,节目疏阔,且未入疏义。黄氏之书,《丧礼》固详密,亦间其漏落;《祭礼》未及精专改进,较《丧礼》疏密不伦。信斋杨氏,有《祭礼通解》,商议详赡,而编类亦有末精者。盖纂述若斯之难也!永窃谓是书规模相当的大,条理极密,当别立门目以统之,更为凡例以定之。益裒集经传,欲其核备而无遗;厘析篇章,欲其有条而不紊。尊经之意,当以未子为宗;排纂之法,当以黄氏《丧礼》为式。”《礼书纲目》凡二十六卷,人谓此书“引据诸书,校正发明,足终朱子未竟之绪”。“至其于制度名物、律吕音韵、天文算法,无不稽考精审”。江永精于音理,珍视新调查音,撰《古韵规范》,定古韵为十八部;《音学辨微》、《四声切韵表》,注解分韵的原理。

  关键词:朱熹;《仪礼经传通解》;编纂缘由;学术影响

图片 1